<var id="bbpfr"><video id="bbpfr"></video></var>

<var id="bbpfr"><pre id="bbpfr"><thead id="bbpfr"></thead></pre></var><mark id="bbpfr"><pre id="bbpfr"><dfn id="bbpfr"></dfn></pre></mark>

    <mark id="bbpfr"></mark>
    <font id="bbpfr"><dl id="bbpfr"></dl></font>

    <var id="bbpfr"><pre id="bbpfr"></pre></var>
    <mark id="bbpfr"></mark>
      <mark id="bbpfr"></mark>

      <cite id="bbpfr"><video id="bbpfr"><dfn id="bbpfr"></dfn></video></cite>

        <cite id="bbpfr"></cite>

            北宋帝姬在金國-宋朝公主叫什么-北宋帝姬在金國-宋朝公主叫什么

            2024-05-14 06:38:24      點(diǎn)擊:
            北宋帝姬在金國?宋朝公主叫什么

              宋徽宗趙佶皇帝當得不怎么樣,但一身的藝術(shù)細胞,其書(shū)畫(huà)造詣頗令后人稱(chēng)道。其實(shí),人們忽略了他的另外一個(gè)大能耐,就是效率極高的造人業(yè)績(jì)。趙佶的膝下,單是女兒,就前后生了三十四個(gè)。

              帝王家的女兒,一直的稱(chēng)謂叫“公主”,加上封號全稱(chēng)就是“XX公主”,比如漢高祖劉邦的大女兒叫“魯元公主”,唐高宗與武則天所生的“太平公主”,等等。到了徽宗趙佶這里,也許是渾身的藝術(shù)氣質(zhì)無(wú)處揮灑,他決定在女兒們的稱(chēng)謂上顯示一下自己的才華。由他欽定,專(zhuān)門(mén)頒詔,凡他的骨血,女兒們一律不再沿襲“公主”的稱(chēng)謂,改叫“帝姬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帝姬”聽(tīng)起來(lái)是比“公主”要有震懾力,但同時(shí)也引起了另一個(gè)誤會(huì ),容易讓人聯(lián)想到帝王的姬妾;兆诨实鄹呐畠簜兊姆Q(chēng)謂,當然既不單單是為了顯示皇家威儀,更不可能是希望你把他家女兒都當成帝王的嬪妃——那不亂倫了嘛!徽宗的這一別出心裁,自有他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  《宋史》(卷一百十五.志第六十八.禮十八.嘉禮六)記載,徽宗趙佶說(shuō),他爸爸神宗趙頊時(shí),就曾有過(guò)改女兒稱(chēng)謂的念頭,只因當時(shí)大臣們不給力,最終沒(méi)有弄成這個(gè)事。他現在是來(lái)幫助實(shí)現先帝的遺愿。這是原因之一。原因之二是,朕讓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官員查閱了一下古代史籍文獻,在《詩(shī)經(jīng)》“雅”這一部分內容里發(fā)現,周王室的女兒就不叫公主,而稱(chēng)作“王姬”。有大臣提醒徽宗,周王室家族原本姓“姬”,人家興許是以“王姬”一舉兩得,既表示是姬氏血脈,又彰顯乃王室之女。趙佶說(shuō)咱不管他那一套,反正自古以來(lái),周禮最為完備、最具規范,“考古立制,宜莫如周!痹蹜斝Х轮艹,朕之“公主”統統改稱(chēng)“帝姬”。第三個(gè)原因,“公主”之名有些含糊,凡王公貴族之女,隨意起來(lái)都動(dòng)輒喚作“公主”,而“帝姬”,顯而易見(jiàn)專(zhuān)屬帝王家的閨女獨享,非王公貴族家丫頭敢冒名也。

              天子一言九鼎,事情就這么定下來(lái)了,此后徽宗皇帝的家里就再聽(tīng)不到“公主”的叫聲,常掛在婢女們嘴邊的是“賢福帝姬”、“仁福帝姬”、“惠福帝姬”,總共二十幾位“帝姬”(三十四個(gè)里早夭了十幾個(gè))。

              要說(shuō)徽宗皇帝這名稱(chēng)改得還是蠻新穎,蠻有創(chuàng )意的,可女兒們跟著(zhù)一個(gè)只顧吃喝玩樂(lè )、不善經(jīng)管江山的老爹,不僅沒(méi)享到福,相反,受老罪了。金人滅宋,徽欽二帝亡國被俘,兒女們也都跟著(zhù)受水,一起做了金人的階下囚。一大群的金枝玉葉被金人擄往北方,其中好幾個(gè)“帝姬”給金軍首領(lǐng)當了小老婆,有的被用作使喚丫頭,有的甚至被散放于兵營(yíng)做了“軍妓”——“帝姬”這回真成了“低級、地妓”,還有的因各式各樣的原因走失而不明了下落。

              徽宗這一大群“帝姬”們,事后可給他兒子南宋高宗趙構帶來(lái)了不少麻煩。南宋偏安江左建都杭州后,先后不斷有女子找到朝廷,都說(shuō)是徽宗的“帝姬”、當今天子的妹妹。

              “紹興中,有商人妻易氏者,在劉超軍中見(jiàn)內人言宮禁事,遂自稱(chēng)榮德帝姬!蹦纤谓B興年間,一個(gè)姓易的商人之妻,偶然在劉超的軍營(yíng)里聽(tīng)到徽宗帝姬失散的事,便大著(zhù)膽子冒充說(shuō)她就是曾經(jīng)的“榮德帝姬”。地方官員不敢怠慢,忙派人將其送到宮里,老爺子生養的兄弟姊妹太多了,高宗趙構也搞不明白究竟是不是,命內夫人去查驗,結果仔細查體、詢(xún)問(wèn),才發(fā)現是假的。想投機取巧尋富貴的易氏,最后被投進(jìn)監獄,棍棒打死。

              “又有開(kāi)封尼李靜善者,內人言其貌似柔福,靜善即自稱(chēng)柔福!庇钟幸粋(gè)開(kāi)封的尼姑,名叫李靜善,聽(tīng)宮里人說(shuō)她長(cháng)得像“柔福帝姬”,她就將計就計自稱(chēng)就是“柔福帝姬”。蘄州兵馬統帥韓世清聽(tīng)說(shuō)后,趕緊派人把她送到杭州,高宗讓太監馮益前去驗視,馮益顯然是不負責任敷衍了事(極有可能是假柔福性賄賂了馮益),回報皇帝說(shuō)是真的。趙構立馬封李靜善為福國長(cháng)公主,欽命下嫁永州防御使高世榮。后來(lái)高宗趙構與金人協(xié)商,要回了自己的生母顯仁太后,跟隨太后一起南回到杭州的宮女揭發(fā)李靜善是冒充的“柔福帝姬”,她被扣押起來(lái)。又過(guò)了不久,內侍李鍨從金國回來(lái),說(shuō)他在五國城(今屬黑龍江依蘭縣)見(jiàn)過(guò)“柔福帝姬”,嫁給了一個(gè)叫徐還的男人,已經(jīng)死了。真相大明,冒名頂替“帝姬”的尼姑李靜善被判死刑,偷雞不成反蝕把米。

              從“帝姬”們后來(lái)的命運結局看,徽宗皇帝給女兒你們改稱(chēng)謂的舉措,實(shí)在有些不靠譜。非但沒(méi)能讓女兒們更光鮮耀眼、幸福美滿(mǎn),反倒是歷經(jīng)磨難、死無(wú)葬身之地。迷信點(diǎn)講,人名稱(chēng)謂還是輕易不要改的好,太講究、太花費心思于名號,結果常常適
            北宋高俅簡(jiǎn)介?宋代高俅簡(jiǎn)介_(kāi)1

              秘書(shū)原本的職業(yè)定位,相當于綠葉,沒(méi)臺詞,不露臉;如今卻常上頭條,勁爆得很,甚至專(zhuān)門(mén)有了“秘書(shū)幫”。有些秘書(shū)的“成長(cháng)路線(xiàn)”,不過(guò)是條拋物線(xiàn),靠著(zhù)領(lǐng)導平步青云,然后開(kāi)始膨脹,最后,“啪”地一聲從青云跌落。然后,就沒(méi)有然后了。北宋末年的高俅,就是這么一位“拋物線(xiàn)”秘書(shū)。

              網(wǎng)絡(luò )配圖

              跟對人,很重要

              《水滸傳》里說(shuō)高俅是個(gè)市井小混混,小說(shuō)家言,不可當真!稉]麈后錄》卷七載:“高俅者,本東坡先生小史,草札頗工!彼坏翘K東坡的秘書(shū),還寫(xiě)得一手好字,抄錄謄寫(xiě),頗為出色。宋哲宗元祐八年九月,東坡先生以翰林侍讀雙學(xué)士外調知定州,將高秘書(shū)推薦給了時(shí)任知瀛州的曾布,被曾布以“史令已多”為由婉拒,復薦其跟了好友王晉卿,也就是王詵(小說(shuō)里的小王都太尉)!端疂G傳》里說(shuō)高俅是個(gè)市井小混混,小說(shuō)家言,不可當真!稉]麈后錄》卷七載:“高俅者,本東坡先生小史,草札頗工!彼坏翘K東坡的秘書(shū),還寫(xiě)得一手好字,抄錄謄寫(xiě),頗為出色。宋哲宗元祐八年九月

              如此,問(wèn)題也就出現了,蘇東坡為何要在離京時(shí)將高俅“送”人?綜合來(lái)看,應該是高俅自己想離開(kāi)的,原因就在于他覺(jué)得沒(méi)盼頭了。

              北宋中后期新舊黨爭異常激烈,蘇東坡屬于舊黨。此前曾被新黨折磨得夠嗆,“烏臺詩(shī)案”就是新黨整治他的經(jīng)典之作。

              高太后臨朝那幾年,舊黨秉政,蘇東坡受到重用,卻因公開(kāi)反對司馬光對王安石新政的全盤(pán)否定,受到了舊黨的排擠,仕途一片灰暗。元祐八年,高太后去世,新黨再次上臺,蘇東坡外調其實(shí)是被貶。桌面上的政局變化以及主子權力的削弱,高秘書(shū)不可能瞧不出來(lái)。

              跟領(lǐng)導出京,機關(guān)牌子小了,靠山不硬了,看不到希望了,遂請求主子利用人脈關(guān)系,給他重新選個(gè)主子。水往低處流,人往高處走嘛,蘇東坡是個(gè)重情重義的明白人,小秘書(shū)要求“進(jìn)步”的心思,他是領(lǐng)會(huì )的,只要不走邪路,就遂了他的愿吧。于是剛到定州的高俅又回到了京城。

              有機會(huì ),要抓住

              說(shuō)起來(lái)呀,蘇東坡對高俅實(shí)在夠意思,推薦的兩個(gè)主子,都很不簡(jiǎn)單。比如曾布其人,份屬新黨,卻先后與新黨主流派王安石、呂惠卿等人關(guān)系交惡;不見(jiàn)容于舊黨,卻跟舊黨大佬司馬光、蘇東坡等人保持著(zhù)良好的關(guān)系。也就是說(shuō),曾布是個(gè)很會(huì )做官的人,知道怎么為自己留退路,難怪《宋史》將他列入《奸臣傳》。讓高俅跟曾布,靠山是選對了,可惜曾布不要,奈何!

              王詵就更牛了,著(zhù)名畫(huà)家,貴族出身,還是宋神宗的妹夫,端王(后來(lái)的宋徽宗)的姑夫,皇親國戚呀。王詵跟蘇東坡交情不淺,“烏臺詩(shī)案”發(fā)生時(shí),他兩是一對難兄難弟。但王詵本質(zhì)上是個(gè)紈绔子弟,不涉黨派之爭,與蘇東坡的友誼,僅限于琴棋書(shū)畫(huà)飲宴唱和。讓高俅跟王詵,在皇親國戚身邊混,機會(huì )肯定不會(huì )少。這不,高秘書(shū)在王詵身邊干了七年,機會(huì )來(lái)了。

              大概是元符二年下半年吧,王詵出任樞密都承旨,有一次上朝,遇到了端王。史料里是這么敘述的,說(shuō)端王鬢角亂了,出門(mén)時(shí)忘記帶蓖刀子,王詵就把自己的拿出來(lái)給端王用。端王看蓖刀子式樣很可愛(ài),王詵就說(shuō)這種式樣的有兩把呢,回頭讓人把那把沒(méi)用過(guò)的給您送去。晚上一下朝,果然就派高俅當差去了端王府。這對高俅來(lái)說(shuō),是一次絕佳的機會(huì )。

              網(wǎng)絡(luò )配圖

              我們說(shuō),機會(huì )面前人人平等,但機會(huì )只屬于那些善于抓住機會(huì )的人,高俅正是個(gè)中高手。當時(shí)端王正在踢足球(蹴踘),高俅的球技也夠國家隊水平,為了表現自己,他一邊看球一邊“睥睨不已”,也就是故意流露出有點(diǎn)瞧不起端王球技的意思。端王一看這人表情有異,就問(wèn):莫非你也是同道中人?就叫過(guò)來(lái)試球,一試之下,果然不俗,于是就留下高俅,倚為親信。

              “小石子”發(fā)力飛騰

              高俅的運氣確乎好過(guò)常人,跟隨端王沒(méi)兩月,宋哲宗死了,端王華麗變身,做了宋徽宗,高俅也就順其自然的成為潛邸“舊臣”。這個(gè)末班車(chē)搭的太有價(jià)值了,榮華富貴說(shuō)來(lái)就來(lái),擋也擋不住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,是不是說(shuō)高俅馬上就可以做大官了呢?也不盡然。

              《南渡十將傳》卷一“劉錡傳”記載:“先是高俅嘗為端王邸官屬,上即位,欲顯擢之。舊法,非有邊功,不得為三衙。時(shí)(劉)仲武為邊帥,上以俅屬之,俅競以邊功至殿帥!彼位兆诘故呛芟胩岚胃哔吹,然而愛(ài)莫能助。因為朝廷有制度,祖宗有家法,文官必須是通過(guò)科舉考試的人才能做,武官雖然不需經(jīng)過(guò)科舉,但高級武官的晉升必須是立過(guò)軍功的才行。

              高俅的文化水平比他的球技差遠了,參加科考肯定沒(méi)轍,只能放棄文秘老本行,從低級武官干起。當然,有最高領(lǐng)導的眷顧,有潛邸“舊臣”的身份,他到哪兒都是個(gè)角兒。那幾年,高俅下基層,跟著(zhù)大將劉仲武在西北混。崇寧三年十月打了一次不小的勝仗,功勞雖是劉仲武的,但功勞簿上肯定少不了高俅。崇寧四年五月又以武官身份隨外交官林攄一起出使遼國,成功拒絕了遼對宋夏戰爭的“調解”,又是一個(gè)大功勞……

              隨著(zhù)“軍功”積累得越來(lái)越多,高俅這枚“小石子”終于越飛越高!端问贰繁炯o云:“政和七年春正月……庚子(十日),以殿前都指揮使高俅為太尉!薄靶退哪晡逶氯尚,以高俅為開(kāi)府儀同三司!绷?yè)毒缚狄洝费,高俅還做過(guò)檢校太保、奉國軍節度使、簡(jiǎn)國公,位極人臣。

              自作孽,摔得慘

              秘書(shū)晉升為領(lǐng)導,其實(shí)也沒(méi)什么,在啥位謀啥政,把工作干好,沒(méi)人會(huì )說(shuō)三道四,順順當當干到退休,保住晚節,所謂的拋物線(xiàn)也就不存在了。但是,如果自以為靠山硬,人脈廣,恣意弄權,胡作非為,禍國殃民,那結果就不好說(shuō)了,“你懂得”。高俅就屬于后者。

              網(wǎng)絡(luò )配圖

              《東京夢(mèng)華錄》里說(shuō),有一次皇帝檢閱水軍訓練情況,高俅安排“橫列四彩舟,上有諸軍百戲,……又列兩船,皆樂(lè )部!笨颇坑柧殑t是“旋羅”、“海眼”、“交頭”等。有音樂(lè ),有雜耍,煞是好看,可打起仗來(lái)這等花架子有用嗎?還有一次是皇帝夜宿大慶殿,高俅負責安保,“兵士十余人作一隊,聚首而立,凡數十隊。各一名喝曰:是與不是?眾曰:是。又曰:是甚人?眾曰:殿前都指揮使高俅!鼻魄扑鄷(huì )作秀,通過(guò)士兵的聲音,讓皇帝知道他是盡心盡職的。京城防務(wù)交給這樣的人,宋徽宗也真是荒唐。

              高俅抓軍事不行,徇私斂財搞裙帶卻很有一套。

              自打他發(fā)跡之后,高家老小個(gè)個(gè)“雞犬升天”:父親高敦復做了節度使,兄弟高伸中進(jìn)士后,火箭般的升任延康殿學(xué)士,另一個(gè)兄弟高傑,做了左金吾衛大將軍;高俅的兒子們也個(gè)個(gè)進(jìn)入體制內,高堯卿是岳陽(yáng)軍承宣使,高堯輔為安國軍承宣使,高堯康為桂州觀(guān)察使。朝廷好像是他們家開(kāi)的。他管理禁軍,常挪用軍隊地皮蓋自家宅邸,還喝兵血,克扣將士們的餉銀,搞得士兵無(wú)心訓練,“凡私家修造磚瓦、泥土之類(lèi),盡出軍營(yíng)諸軍。請給既不以時(shí),而俅率斂又多,無(wú)以存活,往往別營(yíng)他業(yè)!(《靖康要錄))

              經(jīng)過(guò)高俅的多年折騰,大宋王朝的禁軍淪為了一支毫無(wú)戰斗力的部隊,“人不知兵,無(wú)一可用”!毒缚狄洝芳怃J的指出:“朝廷不免屈已夷狄,實(shí)(高)俅恃寵營(yíng)私所致!薄笆褜櫊I(yíng)私”四個(gè)字,可謂一語(yǔ)中的。

              靖康元年,金兵來(lái)犯,宋徽宗嚇得差點(diǎn)尿褲子,趕緊禪位?可娇窟呎玖,高俅也該倒霉了。宋欽宗甫上臺,第一個(gè)打擊的對象,正是高俅。

              先是正月六日削其兵權,任命外戚王宗濋擔任殿帥;隨后在正月十二日,又下令抄了他和蔡京、童貫等六賊的家,獲銀500萬(wàn)兩。高俅的兩兄弟高傑和高伸也被抄家,由于隱匿財產(chǎn)還被告發(fā)貶了官。

              宋徽宗南逃,高俅、童貫等扈從南下。行到中途,高俅“以疾為解,辭歸京師”,五月即病重,“獨死于牖下”,躲過(guò)了法律制裁。但他絲毫沒(méi)有得意的理由,折騰了一輩子,聚斂無(wú)數家財,最后還是竹籃打水一場(chǎng)空;按慣例,像他這么高級別的官員去世,“天子當掛服舉哀”,但宋欽宗愣是不同意給予他這份哀榮,徹底否定了高大秘的一生。咎由自取,怪不得別人。

            親!歡迎您閱讀熱水器維修公司,專(zhuān)注于太陽(yáng)能維修、空氣能維修、熱水工程維修

            快修地域:廣州 深圳 珠海 汕頭 韶關(guān) 茂名 中山 惠州 濟南 濟寧 濰坊 臨沂 泰安 威海 南京 無(wú)錫 揚州 南通 鹽城 昆山 杭州 紹興 金華 臺州 義烏 鄭州 石家莊 滄州 沈陽(yáng) 成都 綿陽(yáng) 德陽(yáng) 武漢 十堰 宜昌 福州 泉州 合肥 包頭 南寧 柳州 桂林 西安 榆林 長(cháng)春 吉林 太原 南昌 昆明 遵義 蘭州 ? 銀川 西寧 拉薩 北京 洛陽(yáng) 南陽(yáng) 東莞 菏澤 嘉興 廊坊 長(cháng)沙 梧州 貴陽(yáng) 上海

            QQ客服
            企業(yè)官方客服QQ
            QQ客服
            企業(yè)官方客服QQ
            加盟合作微信

            | 數據統計→:

            亚洲亚洲无码狠狠丁香网站,国产成人丁香视频在线观看,熟妇的情欲在线观看,人妻多毛丰满熟妇3p视频